欢迎访问生活随笔!

生活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学科 > 艺术

艺术

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王熙凤为什么穿孝装去花枝巷?

发布时间:2022-09-22艺术 文史爱好者萧梦
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王熙凤为何穿孝装去花枝巷?

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王熙凤为何穿孝装去花枝巷?

尤二姐这件事出了以后,曹雪芹用三回篇幅写王熙凤的表现,开始是震怒之下秘审家童,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,王熙凤计上心来,主动穿孝装去花枝巷接尤二姐进门,然后大闹宁国府,后来又借秋桐摆布了尤二姐。可以说王熙凤的这个计策环环相扣,风波诡秘,惊心动魄,最后的结果是尤二姐吞金自杀。

那么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王熙凤为何穿孝装去花枝巷呢?

一、抓住“违旨背亲”的把柄。

尤二姐一看,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,身上月白缎袄,青缎披风,白绫素裙。眉弯柳叶,高吊两梢,目横丹凤,神凝三角。俏丽若三春之桃,清素如九秋之菊。

很显然,王熙凤此次去花枝巷穿的是孝装,这是王熙凤要置尤二姐于死地的第一步,也在提醒尤二姐在国孝、家孝两重孝期间嫁给贾琏做妾,名不正言不顺。这也是王熙凤计策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,那就是抓住了贾琏偷娶尤二姐“违旨背亲”的把柄,在道义上也占了一个理字。

王熙凤吸取上次自己生日宴会上大闹的教训,这次她没有声张,也没有求贾母做主,而是自己穿着孝装去了花枝巷。书中曹雪芹没有直接说出王熙凤的计策,而是给读者留了悬念,不过这个计策平儿是知情的。看到主子王熙凤穿着孝装去接尤二姐,平儿的心里已经预感到不妙。

其实,王熙凤之所以这样做,也是想要把这件事在理字上,做实了,不给贾琏和尤二姐留一点余地。王熙凤深知,嫉妒是七出之条,犯不得。鲍二家的事件,已经让她明白,大闹只能让自己更被动,落一个嫉妒的坏名声。当时的礼教只是束缚了女人,对男人没有过多的约束,如果王熙凤继续大闹,不仅不能阻止尤二姐进门,反而让自己很被动,连贾母都会不喜欢她。

因为王熙凤没有儿子,即便是她已经把陪嫁丫鬟平儿给了贾琏做妾,但还是无法阻止贾琏继续纳妾。王熙凤心里清楚,这件事自己必须要占一个理字,而且要抓住贾琏偷娶尤二姐违礼的依据,“违旨背亲”就是最好的把柄,王熙凤自然会借这件事置尤二姐于死地。

二、向尤二姐示弱。

我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,同分同例,同侍公婆,同谏丈夫。喜则同喜,悲则同悲;情似亲妹,何必比骨肉。不但那起小人见了,自悔从前错认了我;就是二爷来家一见,他作丈夫之人,心中也未免暗悔。所以姐姐竟是我的大恩人,使我从前之名一览无余了。若姐姐不随奴去,奴亦情愿在此相陪。奴愿作妹子,每日服侍姐姐梳头洗面。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,容我一席之地安身,奴死也愿意。”说着,便呜呜咽咽哭将起来。尤二姐见了这般,也不免滴下泪来。

尤二姐看到穿着孝的王熙凤并未感到危险已经来临,相反尤二姐觉得王熙凤不像奴才兴儿口中那样厉害可怕,反而是看上去温婉端庄,就放松了对王熙凤的警惕。另外,王熙凤一身素衣来到花枝巷,极力向尤二姐示弱,说到动情之处,还哭了起来。尤二姐看到王熙凤如此可怜,不免也掉下泪来。

很显然,一身孝装的王熙凤已经博得了尤二姐的好感,再加上王熙凤洒泪示弱,更是让尤二姐觉得王熙凤是个好女人,只不过是奴才爱说主子的闲话罢了。王熙凤靠着一身素色孝装赢得了尤二姐的信任,成功把尤二姐骗进了大观园。

三、利用舆论阻止尤二姐给贾琏做妾。

尤二姐住进了大观园以后,王熙凤就想办法让张华告贾琏、贾蓉,她只是想借这场官司闹一闹,并不是真心想要贾琏坐牢。为了控制局势,她派人去都察院打点,用叔叔王子腾的关系,让都察院点到为止。

其实,王熙凤真正的目的是利用张华的官司,在荣国府制造舆论,让贾母不同意尤二姐进门。谁知最后,王熙凤却失算了,难得她主动替丈夫纳妾,贾母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,于是答应尤二姐进门,只是不让他们圆房。除此之外,贾母还安排王熙凤料理官司,王熙凤自然是有苦难言,只得自己出面化解了这场危机。

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,王熙凤的连环计策都没有阻止尤二姐给贾琏做妾,她就把平时管理下人时使用的那一套方式拿出来对付尤二姐,让尤二姐陷入“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”的尴尬处境。

三计不成,王熙凤又生一计,她利用秋桐对付尤二姐。愚蠢的秋桐在王熙凤的挑拨下,处处为难尤二姐,还在贾母等人面前说尤二姐的坏话。因为秋桐是贾赦赏给贾琏做妾的,难免被主子们高看一眼,再加上王熙凤制造的舆论,贾母和王夫人也开始不喜欢尤二姐。

荣国府的奴才都非常势利,一旦主子不喜欢某个人,她们就会往狠了作践,像尤二姐这样风花雪月的人物,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和羞辱?很快尤二姐就病了,还怀了身孕,只是请来的胡太医乱用虎狼药,将尤二姐腹中已经成形的男胎打掉了,导致尤二姐在绝望之下吞金自杀。

书中虽然没有写王熙凤参与了这件事,但从胡太医的异常反应来看,他错怕胎儿当成瘀血打下来,很不正常。尤二姐死后,贾琏在贾蓉的提醒下,想到了王熙凤害死了尤二姐,于是他们的感情从此有了隔阂,这件事也为王熙凤日后被休埋下了伏笔。

可见,王熙凤从穿着孝装去花枝巷接尤二姐的那一刻起,就动了杀机。她一身素白的孝装,好似一把剑悬在了尤二姐的头上,而尤二姐不但没有感觉到危险,相反还相信了王熙凤的话,跟她进大观园。与其说尤二姐被王熙凤的甜言蜜语蒙蔽了双眼,不如说是她的贪婪害了她自己。

我是萧梦,为您讲述《红楼梦》里的故事。

参考著作:曹雪芹著,脂砚斋评《红楼梦》脂汇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