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生活随笔!

生活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学科 > 文学 > 睡前故事

睡前故事

聊斋故事:鸲鹆

发布时间:2022-07-12睡前故事 养生王
鸲鹆俗名八哥。古时候荆州有个书生叫景韵,有一天他外出游玩的时候,从猎人手中买下了一只受伤的八哥,他把八哥带回家养伤,打算等八哥伤好后,就将它放生。景韵把八哥带回家中,给它敷了药,包扎好伤口,又让仆从切

鸲鹆俗名八哥。古时候荆州有个书生叫景韵,有一天他外出游玩的时候,从猎人手中买下了一只受伤的八哥,他把八哥带回家养伤,打算等八哥伤好后,就将它放生。

景韵把八哥带回家中,给它敷了药,包扎好伤口,又让仆从切了肉丝喂它。这只八哥也不客气,吧唧吧唧几口就把肉吃完了。吃饱喝足八哥就卧在窝里休息,它休息的时候两只眼睛不老实,眨巴眨巴东瞅西看,时不时还歪着头瞅着景韵。

景韵觉得八哥样子呆萌可爱,情不自禁地伸手摸八哥的小脑袋,边摸边问:小东西,你会不会说人言?八哥白了景韵一眼,转了个身,竟闭上双眼睡觉了,此举逗得景韵哭笑不得,自言自语说:这小东西脾气还挺大的!

时间一晃就是一个多月,八哥在景韵的精心照顾下,伤口早已长好,羽翼丰满,毛色黑亮,双目炯炯有神。景韵感觉是时候把八哥放生了,于是用笼子带着八哥去郊外放飞。

到了郊外,他打开鸟笼对八哥说:小东西,出来吧,回你自己家去吧!八哥走出笼子,一下子飞到景韵的肩膀上,扑棱了几下双翅,一飞冲天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

景韵望着八哥远去的背影,笑骂道:这小东西真没良心,不说声谢谢就飞走!说着话他就提着鸟笼准备回家,谁知他刚迈开步子想走,就感觉后脑勺有风,随即就有一只大鸟落在他的肩膀上。

景韵歪头一看,惊喜地发现那只八哥又回来了。景韵笑着问八哥:小东西,你又回来干吗?谁知八哥这次竟然开口说道:傻瓜,在你家有吃有喝,我干嘛走?

景韵听了又惊又喜,说道:哎呀,你真的会讲人言?八哥不屑地切了一声说:废话,俺乃神鸟,区区几句人言算得了什么,本八哥有名有姓,俺叫黑八!景韵接着问:小黑八,你以前的主人是谁,你怎么不飞回去找他?

八哥扑棱一下飞到了笼子顶上,气呼呼地说:我乃威武霸气的神鸟黑八,麻烦你去掉“小”字,谢谢!景韵听了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,他又问了一遍:黑八兄,请问你以前的主人是谁,你为什么叫黑八?

八哥忽然垂头丧气地说:别提了,我以前的主人乃是陈州总兵魏七,是他给我起名叫黑八,前一段时间叛军造反,他不幸阵亡,我流离失所,只好飞到野外找食吃,谁知一不小心就被猎人打伤了,多亏被你所救!

景韵点点头说:原来如此,黑八兄,你真的愿意跟我回家吗?八哥说:我黑八知恩图报,说跟着你就跟着你,嘎嘎!景韵就打开笼子让八哥钻了进去,怀着激动的心情带着它回了家。

回家路上,八哥叮嘱景韵说:你可别把我能和人对话的事说出去,免得惹祸上身,你要是说出去了,你我的缘分就尽了!景韵急忙说:我不说,我保证不说出去!那要是别人好奇,问我你会不会说话,我怎么回答?八哥说:如果别人非要问你,你就说你教了我几句简单的话!

景韵带着八哥兴高采烈回了家,从此以后,只要有空他就和八哥黏在一起,逗着八哥说话,一人一鸟俨然是一对好兄弟,有一天,他俩正在书房嘻嘻哈哈闹着玩,景韵的妻子姜氏从门外听见了,隔着门问道:官人,你在和谁说话呢?景韵灵机一动,赶紧说:没人,我读书累了,正教黑八学说话呢!姜氏听了撇撇嘴走了。

有一天,景韵出门办事,要走半个月,他把黑八交给妻子照顾。景韵走了,黑八闲着无聊,每天吃饱就在书房打瞌睡,有时也去院子里飞几圈。

景韵走的当天晚上,他的同窗刘生就偷偷溜到了他家,原来刘生与姜氏早就暗度陈仓,他们总是趁着景韵不在家时,暗中来往。景韵生性单纯,一直没有发觉妻子与刘生的丑事。

刘生趁着夜色偷偷溜进了姜氏的卧房,两个人吹熄了蜡烛,躺在床上搂搂抱抱,温香软玉厮混一夜。天快亮时,刘生起床穿衣,打算悄悄溜走,他刚出了卧房门,就感觉到一滩热乎乎软乎乎的东西落在了头上,他用手擦下来闻了一下,感觉臭烘烘的,原来是一泡新鲜出炉的鸟粪,气得刘生骂了一句:哪来的死鸟,真晦气!骂完就气呼呼的从后门溜走了。

原来景韵不在家,黑八白天无聊,睡得太多,夜里睡不着,它听到姜氏卧房有动静,就飞出来看热闹,没想到正碰到刘生从屋里出来。

它看到一个陌生男子从姜氏房里蹑手蹑脚地出来,知道那人不是好东西,就故意在他头上拉了一泡。黑八听到刘生骂它,它本想骂回去,又怕刘生发现它会和人对话,就忍住没有回骂,它也气呼呼地飞回了景韵的书房,打算等景韵回来,就告诉他这件事。

过了两天,刘生又趁夜来找姜氏,谁知他刚走到景韵家的后门,正准备伸手推门,就听到门里传来景韵的声音:娘子,我回来了!刘生听了大吃一惊,暗想:景韵这家伙怎么提前回来了?好险!好险!幸亏他比我先进门,不然被他抓个现行就坏事了!想完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急匆匆地溜走了!刘生哪里知道,门里说话的根本不是景韵,而是黑八。

话分两头,且说姜氏在屋里左等右等,一直不见刘生来找她,心里直犯嘀咕:刘公子怎么还不来,前天明明约好今晚再来的,他以前从来不失约,今天怎么回事,难不成被他妻子绊住脚了,还是半路出什么事了?姜氏一夜也没有睡好,胡思乱想了一晚。

刘生以为景韵提前回家了,从那天开始再也没敢往景韵家去,姜氏觉得莫名其妙。又过了七八天,景韵终于回家了,他很想念黑八,一进门就直奔书房去看黑八,谁知他刚高兴地和黑八打了一声招呼,就听黑八嫌弃地对他说:傻帽,傻帽!

景韵觉得莫名其妙,委屈地问黑八:黑八兄,我刚回来,你怎么就这么说我?请你把话说清楚!黑八说:我一句话跟你说不清楚!这事关乎你家门风,我告诉你了,你可要挺住!

景韵点点头说:我没事,你说吧!黑八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景韵听。景韵听了气得浑身发抖,他万万没想到姜氏会背着他和别人私通,他怒气冲冲,正要找姜氏算账,黑八赶紧拦住他提醒道:捉奸捉双,你现在空口白牙去找她问罪,她肯定不会承认,我看此事需要从长计议。

景韵听了觉得有道理,他忍住心中的怒火,回到主屋。姜氏看到他,假意热情相迎,还殷勤地给景韵准备饭菜。景韵差点安耐不住心中怒火,几次都想发作,后来都强忍住了,但是到了晚上,他直接去了书房睡觉,姜氏觉得景韵和平常有些不同,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,只得随他去了。

景韵躺在书房小床上左思右想,气得牙根疼,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好友会背叛他,天快亮时,他终于想出一个主意。

第二天上午,他邀请了几个同窗好友来他家里喝酒,当然也包括刘生。酒桌上,景韵告诉朋友们,他下午要出远门一趟,大概四五天回来,刘生听了心里暗自窃喜。

下午,景韵出了门,找了一个偏僻的茶馆猫了起来,直到天黑后,黑八飞来报信,他才急匆匆往家赶。黑八告诉他后门是虚掩的,他就从后门悄悄进了院子。

景韵悄悄走到卧房门口,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偷听,果然听到姜氏在与男子窃窃私语,景韵气得七窍生烟,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大锁,啪嗒一下就把门从外面锁住了,黑八看到门锁住了,对着门大骂道:死乌龟王八,让你上次骂我,看你往哪逃!景韵也气呼呼冲着门里说:无耻!无耻!

刘生和姜氏一听到门上啪嗒锁响,就知道不妙,吓得赶紧穿衣下床,点上灯细看,后来听到门外传来景韵的叫骂声,两个人吓得面如土色,跪在门口求景韵开门放了他们。

景韵自然不会理会他们,他叫起仆人去官府报案,姜氏和刘生被捉到衙门先挨了几十板子,又被收押监牢,景韵写了休书,休了姜氏,姜氏后悔不已。

景韵遭遇背叛,消沉了半年,在黑八的陪伴下,心情才慢慢好起来。可是他经常与黑八在书房高谈阔论,被仆人听到了好几次,仆人觉得很稀奇,不小心就把这事传了出去。

景韵养的八哥能和人对话的事传了出去,不久就被知府家的公子孙丰知道了。孙丰生在官宦世家,却不读诗书,只爱养鸟逗狗,他听说景韵的八哥稀奇后,马上带人找景韵买八哥。

孙丰来到景韵家,一眼就看出这只八哥不同寻常,他两眼放光,盯着黑八连声说:果然是好八哥,景先生,你出个价吧!景韵赶紧说:公子,这八哥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一只普通的八哥,和您养的名贵的鸟没法比的!

孙丰一听景韵不想卖,就眼珠一转,对景韵施压道:景先生,我爹是你的恩师吧,我这么个小小的要求,你都不答应,以后你还想顺利走仕途吗?景韵无可奈何说道:不是我不愿意卖给您,实在是这鸟没什么特别的,我怕您买回去失望。

孙丰拉下脸说:我失望不失望,你别管,你赶快出个价吧!黑八一看孙丰在威胁景韵,小眼珠一转,对孙丰喊道:一百两,一百两!孙丰看到八哥这么有灵性,喜得眉开眼笑,马上命仆从掏出一百两银票付给景韵,景韵无可奈何,只能眼巴巴看着孙丰带走了黑八。

黑八跟着孙丰住进了知府大人家的府邸,孙丰每日命人用好肉和好虫喂养黑八,黑八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。可是孙丰每天和它说话时,它却闭口不言,不管孙丰怎么哄它,它都不开口讲话,气得孙丰拿小棍敲打它。

过了一个月,孙丰渐渐对它失去兴趣,转而去逗其它的鸟玩儿,黑八就趁机飞走了。

黑八悄悄飞回了景韵家,景韵高兴得手舞足蹈,抱着黑八吧唧就亲了一口,黑八嫌弃地飞到一边,翻了个白眼说:打住,打住,俺黑八可是直男,哎呀呀,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你白白赚了一百两,可要给俺买好肉好虫吃,你都不知道俺在知府府中多享福,俺真不该回来。

景韵知道黑八讲义气,信守承诺,心里非常高兴,从此以后,一人一鸟开心快乐的生活在一起。

有一次,景韵带着黑八和朋友出去踏青,偶遇一位美人,他很想上去搭讪,但是又没有勇气,黑八看出了景韵的心思,扑棱一下飞到美人肩膀上,美人吓了一跳,景韵赶紧走过去向美人道歉,两人由此结识,原来美人是富商白府的千金。

景韵相貌堂堂,白小姐对他也颇有好感,踏青回去后,景韵就托媒人去白府提亲,两个人喜结良缘。因为这件事,景韵更是对黑八感激不尽。

故事灵感来源于古文书籍,博君一乐,切不可与封建迷信挂钩,喜欢大郎讲故事,欢迎关注点赞评论转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