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生活随笔!

生活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学科 > 文学 > 睡前故事

睡前故事

故事:察觉丈夫有异心,婆婆瞬间站我这边,要走他70万私房钱

发布时间:2022-09-22睡前故事 养生王
1我叫七七,恶意代码分析工程师。没听说过吧?在浩瀚的计算机网络,我能一眼看出哪串符号是计算机病毒,哪串是特洛伊木马,哪串是计算机蠕虫,哪串是后门,哪串是逻辑炸弹。并迅速了解这些恶意软件的具体功能,从而

1

我叫七七,恶意代码分析工程师。

没听说过吧?在浩瀚的计算机网络,我能一眼看出哪串符号是计算机病毒,哪串是特洛伊木马,哪串是计算机蠕虫,哪串是后门,哪串是逻辑炸弹。并迅速了解这些恶意软件的具体功能,从而阻断或消灭。

大家说我是IT界的霹雳娇娃。

生活中我却有点低能,低能到找了一个妈宝男。同事,朋友友情劝阻,我露出一口小白牙,“你说,有没有一种可能,我是说一种可能,妈宝男的妈妈愿意管理儿子的一切,顺便把媳妇也收了?”

别喷我,事实胜于雄辩,我说对了。

我和方正是朋友介绍认识的,他英俊帅气,明眸皓齿,论长相,比我良好的品德还优秀。就是妈宝,万幸的是婆婆连我也一起“宝”了。

“老人家”是做奢侈品收购的,挺有钱,婚前包揽方正的吃穿用度,婚后,连我的也一起了,正好我没空。再说,婆婆买的衣服包包羡煞旁人,全是品牌,打死我也买不起的那种。

你说,这样的婆婆,有什么不好?有人替咱管了,多省事,操那心干啥?

这不,下午,婆婆打电话说:“七七呀,小正怎么天天半夜刷我卡?我倒不是心疼钱,就是好奇,有半年了,你俩天天半夜一千多,买什么吗?”

天天半夜一千多?有半年了?

我天天和老公在一起,他就是刷刷手机,看看直播······打赏?

我马上分析出。

“妈,他用的是你的副卡吧?先停了,晚上我看看什么情况?”

作为媳妇,我汗颜呐,这么大的事还得婆婆发现,恨我没有警钟长鸣。

凌晨五点,城市还在沉睡,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。

这时候老公睡得最香,抬出去喂狗都不带醒的,偷偷拿过他的手机,就着他的指纹打开,直接看他的微信转账。

每天晚上都买一千多块钱的D币,打赏一个美女主播,每天。

我能分析恶意代码,却分析不了老公的行为,打赏那么多,疯了吗?你妈的钱就不是钱吗?就这么付之东流了?我想都没想,气血上涌,一脚就把熟睡的他踹到地上。

长得好看也不行。

老公惺忪着眼睛,蒙头转向,揉着摔疼的腰,喊道:“你不睡觉发什么神经,踹我干啥?”

我把手机摔倒他面前,“十几万,给我解释一下。”

他起身,回到床上,轻飘飘地说:“我是那个房间的大哥,榜一。”

淦。

他的智商都长在他妈脑袋里了吗?

他没事人似的重新躺下,问道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我欲哭无泪,“妈昨天问我,你怎么天天半夜花钱,用她的副卡,我让妈停了。”

臭男人“悠”地坐起来,“别停啊,我工资都存上了。”

我气不打一处来,抬手就给他一巴掌,他胳膊瞬间一条红印,不解气,又骂道:“我说最近怎么天天刷手机,原来给人当大哥打赏呢?你丢不丢人,用你妈的钱打赏别的女人?”

老公眼睛发亮,脸上洋溢着自豪,“老婆,你不知道,贼爽,榜一,一进房间,就是一片666,反正是妈的钱,我不心疼。”

把儿子养成“宝”的妈妈们,听见有何感想?那一瞬间后不后悔没让他们自立?

我叉腰,冷哼,“你放屁,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再刷,信不信今天我打断你的腿?”

男人起身,一道黑影压下来,捏住我的下巴,眼神不明,嘴角噙起,“你也长本事了,打断我腿?不信,打打看。”

他把腿抬起来,放到我面前。

“你······你无赖。”吵架不按套路,我说打断你的腿,你不是该说:“你敢?”或是“我下次不敢了”,怎么还真让我打呢?

一条大长腿伸过来,犹如万里长城横亘,大腿与小腿的肌肉坚实圆润,恨不能上去戳个洞,戳出十万八千梦。

我承认,狠话狠大了,赶紧往回找补,“看你表现积极,这腿先留着,等哪天我有劲的······”

我话还没说完,他眼里波光闪耀,哂笑,“偷偷问下,我刷手机用的是手,你打断我腿是不是打错地方了?要不要换手?”

“对,你提醒我了,打断你的手。”色厉内荏,外强中干,我不信还管不了你了。

那厮把手伸过来,“诺,打吧。”

有这样的吗?

泼皮。

2

我真生气了,抓过他的手,啪的一掌打下来,落下瞬间,他握成了拳,我来不及收手,指尖打在他紧握的拳头上,犹如打在石头上,我疼的吸气,甩着手掌,眼泪不自觉的就掉了下来。

本是星光灿烂的眼眸,在我眼泪掉下的瞬间,装满惊愕,而后,拿起我的手,放在唇边吹了吹,又揉了揉,沙哑了声音,“闹着玩不带急眼的。”

“谁和你闹着玩?”

“好了,不刷就不刷,告诉我就好了。”

“可是,你给人家刷了那么多。”我委屈,我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,好吗?

他拿起手机,修长的手指按动两下,我手机信息提示音,“方正向你银行卡转账二十万。”

我哭笑不得,“不是钱的事呀。”

婆婆不是说要停他的卡吗?怎么还能用?

“妈还没停你的卡?”

他自豪溢于言表,“我自己卡里的。”

我狗腿似地问道:“还有多少?”

“五十万。”

“都转过来。”

“哄我高兴了。”

哄他高兴了,怎么哄?

看他好整以暇的小眼神,我慢吞吞地走过去,一把掐住他的两腮,“小样的,学会威胁了,说,给不给我?”

他身体后倾,因为用力,我整个身子吊在他身上,隔着一层真丝,他胸膛跳得狂劲有力,犹如一头小鹿横冲直撞。

这姿势,哪是吵架,要多暧昧有多暧昧。

算了,我投降,明天和婆婆商量后再说吧。

要说老公出现这种情况,和婆婆脱不了关系,她一张副卡就在老公那里,结婚时我记得和婆婆说让她收回去,毕竟有啃老的嫌疑,三年了,我竟不知老公一直没交回去。

老公打赏主播,婆婆那边收到信息,开始,婆婆没在意,但是,这钱都是深夜刷出去的,婆婆敏锐地觉得不正常,才过来问我,我才凌晨查老公的手机。

五十万很快转过来了,但是,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其它卡。这么多年,用婆婆的话说:“小正很小我就离婚了,他没享受过父爱,所以,金钱上就不能再委屈他了。”然后,就把儿子惯成“视金钱如粪土”。

中午,来到婆婆店里,婆婆正在接待一对三十二三岁的夫妻,女士一直在打电话,似乎男闺蜜今天过生日,一会要去给他庆生。

男士来拿几天前预定的那款绿水鬼。

女士电话空挡,问婆婆:“这表,多少钱?”

婆婆说:“三十万。”女士当时就炸毛了,喊道:“你不过了,买这么贵的表。”她对婆婆嚷道:“不要了,不要了。”

婆婆刚要收起,男士沉声说道:“账号给我,我转您钱。”

女士惊愕地收起电话,大概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家男人会花三十万买块表。

男士直接把表戴上,婆婆问:“您预定的那款女表还要吗?”

男士看了眼女士,声音坚定,“不要了。”

女士才反应过来,一把抓住男士的手,“老公,什么情况?你挣到钱了?”

男人眸光深冷,“对,我挣到了,本想今天我生日给你个惊喜,可惜你心思不在我身上,你去给他庆生吧,我回去准备一下离婚协议。”

“老公,他就是我闺蜜,我们之间没什么的,对不起,我忘了今天也是你的生日。”

男人看也不看女人,径直走出店门,这是什么情况啊?

婆婆自顾自地摇了下头,“前几天,那男的来过,定了两只手表,说要给他老婆一个惊喜,今天,就变成了惊吓。”

我懒得脑补,婚姻易碎,兔死狐悲。

我的呢?

我对婆婆说:“今天早上我看了,他打赏女主播了。”

婆婆气得骂道:“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,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他另一张卡里有七十万,转给我了。”

察觉丈夫有异心,婆婆瞬间站我这边,要走他70万私房钱

婆婆吁出一口气,继续问:“她认识那女主播吗?私下他们见过面吗?有过多少接触?”

婆婆一连串的问题,把我给问住了。

我这大咧咧的主,就分析计算机病毒心细如发, 不好意思的对婆婆说:“妈,忘问了。”

婆婆用手指点了点我额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“放心,妈替你问。”

3

婆婆拿起电话,开了公放,老公做建筑设计,平时不是太忙。

那端接起,婆婆开门见山揶揄:

“我昨天告诉七七查下你手机,听说学会打赏了,还用你妈的钱?咋不用你自己的钱呢?”

老公那边回道:“我的钱不得给我老婆留着嘛。”

婆婆抿起嘴:“那我的钱也是给我儿媳妇花的,你怎么花给了外人?你和那个主播见面没?有没有啥故事呀,跟妈说说。”

我忍不住笑出声,婆婆在套老公的话,这要是有啥故事,婆婆咋办呢?

好在老公答道:“妈,说啥呢,我是有老婆的人,怎么会做对不起老婆的事,谁知道一进直播间就出不来了,非管我叫大哥,热血上头,就送了一个梦幻城堡,还有一个庄园,还求我守护她几天,我就守护了。”

“你真的和那个主播没见过面?”婆婆追问。

“妈,和你我有什么好隐瞒的,她是谁,在哪我都不知道,再说,我见她干嘛?今天早上,七七都要把我腿打折了,好在我机智,把手送上,色诱,她才消气。”

听听,他就是有意的,好在,他只给主播刷了“身外之物”,我竟有几分庆幸。

“儿子,老婆不喜欢的事情就不要去做,家和万事兴。下班,多哄哄七七,她一天上班多累啊,那些代码像天书似的,看着都迷糊。”

你说这气还怎么生?

一般人家打赏十几万,一定鸡飞狗跳,我很平静,因为那钱压根就不是我的,只是老公不该那么花婆婆的钱,说不心疼是假的。

岁月虽然很眷顾婆婆,但眼角皱纹清晰可见,毕竟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心里有种不安。作为将近三十岁的老公,我也无法理解,无法原谅。

当初,同事说他是妈宝男,他不以为耻,说:“有记忆起,就是老妈一个人带我,不听她的她会伤心,喜欢以她为中心,怎么办呢?如果这算妈宝,我就是。”

我觉得他更多的是孝顺。

第一次见婆婆,是在婆婆的店里,看着那么多奢侈品,我觉得婆婆应该是一个对生活要求很高的人,会看不起我这种分不清品牌的人。

没想到婆婆送我一块玉佩,她说包和表都有价,而这块玉无价,就如你。

婚后,她极少干涉我们的生活,但是包揽了我们全部开销。结婚三年,一直忙于事业,都在避孕,一般婆婆早就催生了,但她从没问过。

记得有一次,我去店里,走到门口,听见她对一位阿姨说:“你总说儿媳妇不孝顺,她生孩子的时候,你称病,带孩子的时候,你旅游,甚至和儿子吵架的时候,你都帮儿子。那儿媳妇凭什么要孝顺你?她不是你生的,也不是你养的,哪里来的感情?就像银行,你存钱才可以取钱,你不存,你去取什么?”

我感叹婆婆的比喻,也钦佩婆婆的精辟。

又一位客人出去后,婆婆走过来,问道:“下午不上班?”

我清了清嗓子,“妈,我还是觉得方正那十几万花的不妥,不应该就这么算了。”

婆婆沉吟了一下,“七七,如果今天小正说和主播见面了,或是出轨了,不用你吱声,我都给你做主。现在就是打赏,只要钱能解决的就不是大事。我是这样看的,小正很少被肯定,小时候听我的,婚后听你的,现在,突然有个女人听他的,围着他转,就上头了,所以,就这么简单。”

婆婆拉起我的手,“七七,别说十几万,二百万妈也能拿得起,所以,只要你不生气,就当给他买乐了,破财免灾。钱已经赏出去了,你俩再吵也拿不回这钱,犯不上。”

我何尝不知,打赏的钱没有要回的可能,又不是未成年。

“我担心的是他会不会上瘾,怎么样不再去看直播。”婆婆适时说出担心。

是啊,怎么阻止他继续看直播,去打赏,这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“一般都是晚上播,我这几天不加班,早点回去。”婆婆开店,肯定下班晚,只能我早回去,老公有人陪着,不至于再看手机。

“这段时间你们晚上住我那里,我也帮你看着,咱们三个人热闹些,还有,我是不是该催生了?”

婆婆笑眯眯的,我心生温暖,也笑眯眯的回答:“是的,就等你催呢。”

“呵呵,我们七七就是乖,妈喜欢。”

嘿嘿,喜欢就好。

4

和老公提到要小孩,老公兴奋得两眼放光,原地转三圈。

这么喜欢孩子,咋不早说呢?

我的待遇等级一下提高,天天接送上下班,好像我找不到公司似的,不怀孕都不好意思了。

好日子半个月不到,老公有天下班,说有聚会,晚一点回,我改成接婆婆下班。

要是说我和婆婆的感情,纯在拉仇恨,因为天底下没有比她更好的婆婆。比亲妈多分客气,比“婆婆”多份真诚,比亲戚多些溺爱,比朋友多些宽容,恰到好处,就像躺在糖里,周身裹着甜。

婆婆听我说方正晚上不回家,告诉店员收拾打烊,对我说:“小正不回,咱俩也不回,出去吃好吃的。”

呵呵,这是亲妈吗?

婆婆直接带我来到海鲜自助,我知道这里598一位,我和婆婆198都吃不回来,拉住她,“妈,咱俩不合适,换个地儿。”

婆婆拍了拍我,“看你小心眼样儿,这里海鲜新鲜,都是空运的,我挣钱就是给你们花的,都愁花不出去,怕长毛了。”

婆婆,你也在拉仇恨吗?

人真的不能做坏事,就比如方正,我和婆婆进去,看见他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就餐,就餐就就餐呗,那个女人梨花带雨,一直往方正身上靠。

这么贵的地方,来了不吃干什么?

我刚想上前,被婆婆一把拉住。

婆婆悄声说:“聚会怎么会一个人?还是个女人?你看那女的穿着,全是A货,包也是假的,坐他们后面,听听他们说什么。”

婆婆福尔摩斯附体,那两人后面正好是个角落,拽着我迂回潜入,有个柱子挡着,看不见却能听见。

“大哥,仙儿想你,费了好大周折才找到你,人家没有榜一了,没有人守护了,PK一直都在输,哥哥,为什么半个月都不去了。”

然后是哽咽声。

主播叫仙儿。

这是线上转线下,直播到生活中了。

“对不起啊,我老婆不让刷钱了,我今天见你,是看你大老远的从南方跑过来,尽地主之谊而已。”方正的声音。

婆婆小声嘀咕:“大老远就见,要是国外还领家去呗。”

心里憋不住想笑,婆婆带儿媳妇捉儿子的奸,你听说过吗?

仙儿声音传来,“哥哥,我好爱你,这半个月人家瘦了好几斤呢,不信,你摸摸?”

有凳子晃动的声音,应该是方正挣扎不摸,把凳子带倒了。

“你······你干什么?别这样。”方正声音惊恐。

朗朗乾坤,大庭广众,那女人竟敢拉拉扯扯,我和婆婆刚要过去。

门外突然冲进来两个男人,面目凶悍,直奔老公身边,其中一个扬手就给了那女的一个嘴巴,嘴里骂道:“你敢给我带绿帽子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手起,又一个嘴巴,女人哭着躲到方正怀里。

这是啥情况?

男人骂骂咧咧,“你跑一千多里地见网友,还投怀送抱,信不信我打死你。”

女人紧紧拽着方正的衣服,躲在他身后嘤嘤,方正忙着解释,“先生,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我们今天刚见面。”

“刚见面?你是不是叫方正?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你了,她梦里喊着你的名字,掂心着和你私奔,你说你们刚见面,谁信啊?”

店内吃饭的都围观过来,不明就里拍着视频。那男的不断重复,“我老婆,爱上了这个叫方正的人,不远千里追了过来,说没关系,你们信吗?”

这么说是没人相信。

男人又要打,女人躲在方正身后不出来,我看见她贴的很近,前胸贴后背的那种。

是啊,说没关系,我也不信。

我突然不想出去了,瓜大,慢慢吃。

餐厅经理过来,“先生,女士,有问题请你们移步店外,别影响其他客人进餐。”

方正抬腿走向门外,女人紧随其后,我看见她手牵着方正的,方正没有甩开。

两个男人跟在后面也出去了。

我和婆婆尾随其后。

5

我们相差不到五分钟,偷偷摸摸跟出去,却发现那个凶悍的男人被打到在地,抱着脑袋蜷成一团,似乎站不起来了。

是方正打的吗?

脑补了下,一定是男人要打老婆,老婆又躲在方正背后,方正肯定拦着,误伤,误伤。

另一个男人打了报警电话,我和婆婆还没摸清状况,警察已经到了,赶上警车在附近巡逻,四个人都被带到派出所。

剧情发展的有点快。

我和婆婆慌忙开车跟着。

婆婆若有所思,“七七,咱们别进去了,看事态发展吧。”

我心里也很乱,本来很相信老公的,现在七上八下,有点炸疼。

很快,派出所打电话,让我去捞人,我和婆婆一分钟进屋,弄得警察瞪大眼睛看着我们,真以为我们是团伙作案呢。

警察说了大致情况,仙儿就是方正打赏的那位主播,金主连续多天不上线,她就找过来,他老公也跟着找她过来,“好像是误会,只是方正打了那男人一拳,男人说头疼,你们尽量私了吧。”

我怎么觉得像演电影似的,喜怒哀乐不知道咋表现,倒是婆婆,捏了我一下肩膀,“我去和对方谈。”

婆婆刚要过去,警察低声说:“伤情可以鉴定,数额巨大可以构成诈骗。”

婆婆点头。

万万没想到那个男的要求简单,要求方正道歉,要求仙儿同意离婚。

婆婆过来说的时候,给警察都整不会了,对方正说:“应该道歉,不管咋说,打人是不对的,还有,他打老婆你可以报警,不用出头。”

可怜方正,这么大也没进过派出所,吓坏了,脸色煞白。

仙儿站在走廊,看见方正过来,梨花带雨,低声恳求,“哥哥,能不能帮帮我,带我离开。”

警察伸手挡住,“这是派出所,你怕什么?”

“他会打死我的······”仙儿楚楚可怜。

唉,我见犹怜。

方正神色一禀,男人大概没几个能不动恻隐之心,看她问:“怎么帮你?”

“一会走的时候带我离开,我在这里举目无亲。”仙儿说着,小手还拽了拽方正的衣角,方正抿唇,片刻,点了下头。

我脊背发凉。

进到房间,方正道歉,那个男的真的没有难为方正,而是说:“我敬你是条汉子,比我强,输给你不冤。”

怎么听着那里不对劲呢?

婆婆拉着我的手,示意我不要说话。

那男的说完对仙儿眼露凶光,“婚我离定了,绿我,饶不了你。”

仙儿又躲在方正背后,我们顺利离开。

来到车前,婆婆对方正说:“你和七七回去,我送这位女士去宾馆。”

方正没开口,仙儿先哭了,“阿姨,我害怕,不想和你们分开。”

女人三分泪,演到你心碎。

方正咬合肌凸起,眼神晦暗不明。

婆婆皱眉,而后散开,问:“你父母在哪里?要不我送你回父母那里?”

仙儿不语,蹲在地上哭,我冲动的说:“要不住我们家吧。”

好像吗啡,立刻止疼,仙儿带着哭声,“谢谢嫂子。”

怎么觉得就是等我这句话呢?

婆婆狠狠的剜我好几眼,我只能假装没看见,反正,我和方正住在婆婆这里,她就住我们家几天呗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般的缺心眼,因为请神容易送神难,她竟在我家开启了直播,一晃七天过去了,没有走的意思。

方正不再打赏,但被她要求去直播间增加人气,听着她嗲声嗲气的叫着哥哥,我就想摔东西。

有时候,老公睡着了,她会打电话进来,“哥哥,榜一没了。”老公起来,拿起手机,点进去。我睡意全无,忍不住凑近耳机,竟是哄睡,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我生气,他却说:“不是你让她住在咱们家的吗?”

我再弱智也看出不对了,奇怪,婆婆这次怎么没看出来呢?

下班,我绕道婆婆店里,竟看见仙儿在给婆婆帮忙,那份亲热,不比和我差。

我顿住步子,抓紧衣服,满是戒备的看着屋里人。

看见我进来,婆婆眨眨眼睛,却对那女人说:“仙儿,去给你嫂子拿水果。”

我倒成了外人。

看着仙儿端着一盘西瓜,我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有点局促不安,真的,我这智商,开发程序写个代码,阻断病毒我手拿把掐,“宫斗”,借个脑袋给我也不行。

我秒怂。

“妈,我先回家了。”

现在看《甄嬛传》,赶趟不?

6

回家,我直接电话方正:“那个仙儿你什么时候让他搬走?难不成要住一辈子吗?”

“老婆,我在开会,回家说好不好?”老公压低声音。

“不……好。”好字没出口,那端电话已经挂了。

看来,是不想让她搬呗,那好,我搬。

我开始收拾东西,别看我没心没肺,但是我独立,爱方正不假,离开也照样。

雨停了,天晴了,我又觉得我行了。

快收拾完的时候,婆婆回来了,老实说,离开她我还是很难过的,舍不得嘛。

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行李箱,蹙眉,又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“七七,你父母把你保护得有多好,不知道社会险恶,人心险恶。也是,专心学习,努力工作,哪有心思去勾心斗角,又怎么会看见那些丑恶的嘴脸。”

“我是婆婆,也是妈,你和小正都是我的孩子,我已经命他回家,开会也得回,要不我就找到公司去。”

我很不解,疑惑的看她。

婆婆倒了杯水给自己,坐在沙发上,“七七,你和小正有一个共同点,都很单纯善良,记得第一次看见你时,青春蓬勃的气质,聪明机智的脑瓜,看人时明亮的眼神,我就知道娶你我们家祖上积德了。”

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也有点受宠若惊,刚想谦虚几句,婆婆又说道:“这几天,那个仙儿一直和我套近乎,我也假意随和,你看看我拿到了什么?”

婆婆神秘兮兮的拿出手机照片,我仔细看是仙儿和另一个人的聊天记录,上面称呼是老公。

仙儿:老公,快了,老太太都让我去她店里帮忙了,等方正上钩,我拍完床照,就管他要五百万,他家很有钱。

等一下,我捋捋,那个女人住在我家等着勾引方正上床,然后拍下照片,再勒索五百万,明目张胆?

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狗血好嘛。

我终于捋清楚了,他们知道老公是真正的金主,没想到老公不去了,他们通过ID找到老公的电话号码和地址,平时聊天老公泄漏了自己的姓名和单位,所以,仙儿找了来,她老公也跟了来。

怕仙儿不能快速走进老公身边,先打两巴掌,勾起方正的保护欲,激怒方正出手,进到派出所。

他们利用犯罪分子都不敢进派出所的心里,消除所有人的戒备,把自己包装成普通夫妻出轨,吵架,离婚,最后男人走了,留下女人,增加方正的同情和愧疚心里,进一步深入接近方正,达到敲诈的目的。

怪不得在派出所,婆婆问有什么要求,人家啥要求没提,原来就是为了掩护仙儿留下来。

我不是惊讶,是惊吓,看着婆婆,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我告诉小正马上回来,咱们去让她搬走,这必须小正在场,省得他同情心泛滥。”

婆婆运筹帷幄。

这时候就看出妈宝男的好处了,我没叫回,婆婆叫回来了。婆婆给他看了仙儿的聊天记录,方正看的两眼直勾勾的,好像能抠出三室一厅似的。

迷茫,问道:“妈,咋办?”

“先问你,她卖惨,你咋办?”婆婆盯着儿子问。

“看不见,我不想和她有关系。”

“你不是天天去她直播间吗?”我补上一刀。

他脸色一黑,拿出手机,把那个直播平台卸载了,我扶额,“其实,也不用。”

“怎么还有这样人呢?”别说方正,我也不理解。

婆婆说:“我听过‘仙人跳’,她这属于没跳成,犯罪未遂。”

婆婆说:“古人说财不外漏,小正你要记住这个教训,钱花给老婆没毛病,其余都不应该。”

婆婆带着我和方正,雄赳赳去找仙儿,把聊天记录放在她面前,不走就报警。

她想解释,看老公一脸嫌弃带鄙视,自动收拾东西,灰溜溜的走了。

没费吹灰之力。

这得多亏老公没被勾引上床,也多亏婆婆智慧聪明,我白瞎了一双火眼金睛,能识别恶意代码,却识别不了这“桃色陷阱”。

其实,想想也冤枉,人家我生活的幸幸福福的,谁知道老公打个赏还被惦记,差点整出悬疑片来,一波三折的,有意思吗?

明亮的月色铺了一地,婆媳感情,夫妻感情,母子感情在此起彼伏的虫鸣中,被无限拉长,加深,炽热又真实。

多年后,我和婆婆的感情依旧很好,她说我单纯善良,我说的是,您一心为我们好,我又不是不识抬举的人。老公说我温柔体贴,我说的是,孩子由保姆和婆婆带着,想吵架都没理由。

我是七七,恶意代码分析工程师,却从不分析生活。我相信,和婆婆爱着同一个男人,同一个家,目标一致,方向一致,我们会是背靠背的“兄弟”。

一辈子的。(原标题:《婆婆百分百》)

本故事已由作者:心元心语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谈客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