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生活随笔!

生活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学科 > 文学 > 睡前故事

睡前故事

睡前故事:穷寡妇割肉喂公婆,砍柴时遇老翁,老翁:你家富得流油

发布时间:2022-06-09睡前故事 养生王
宋朝凤栖县农华村有一寡妇叫做陈小莲,对待公婆孝顺体贴,自从丈夫上山砍柴坠崖后,她便担负起养家的责任。再说这陈小莲极为能干,洗衣、做饭、地里的农活样样不落,同时绣工也了得,将刺绣成品卖到县里的大户人家,

宋朝凤栖县农华村有一寡妇叫做陈小莲,对待公婆孝顺体贴,自从丈夫上山砍柴坠崖后,她便担负起养家的责任。

再说这陈小莲极为能干,洗衣、做饭、地里的农活样样不落,同时绣工也了得,将刺绣成品卖到县里的大户人家,换了银子做家庭支出,除了日常开支,所有的钱几乎都要留给公婆看病了。

所以她异常素朴,这些年从不为自己花一分钱。

而今正是大旱之年,地里颗粒无收,别说看病了就是吃顿饱饭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。但陈小莲想着不能让公婆断了药,所以点灯熬油地开始绣手帕,希望能多卖一些钱。

婆婆李氏看到儿媳这么辛苦,掉下泪来:“小莲,你嫁到我家好几年了,这几年你受尽了委屈,爹和娘也多亏有你照顾,如今这大旱之年颗粒无收,沈三待你又那么好,不如你就嫁给他吧,好歹能吃口饱饭,而我和你爹岁数大了,早晚是个死,还是别管我们的好。”

这沈三品德高尚,家境优越,对小莲极为照顾。

听到这番话,陈小莲泪眼朦胧,放下针线活抓住婆婆的双手发誓道:“娘,你千万别误会,我和沈三清清白白,我是不会嫁给他的,自从夫君走后,我就发誓一定要照顾好你们,即便是颗粒无收,我也能养活你们,你们俩就好好颐养天年,别想太多。”

婆婆李氏抱着陈小莲一通哭泣,而她公爹爹这个时候突然晕倒在院子中。

俩人将老头搬回屋里,这老头糊里糊涂地说着话:“肉,给我一碗肉吃吧。”

公爹身体不好,这半年来,家里除了米粥和咸菜外,确实一口肉都没有吃过,陈小莲年轻,吃什么都能干活,可这两个老人哪能受得了?

想到这,婆婆李氏哭了起来,仰着头对陈小莲说:“小莲啊,你爹想吃肉,咱们确实买不起,但是我有办法,只是你千万别告诉你爹。”

说到这,婆婆拉着陈小莲到了厨房,抄起案板上的刀就照着自己的胳膊下手,陈小莲吓坏了,抢过婆婆手里的刀,哭道:“娘,咱们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呢?”

虽是对婆婆说了这样的话,可一两肉对陈小莲来说又应该去哪里弄呢?上山打野兽,她打不过,和邻居借,邻居自己都吃不饱呢,哪里会借给她?

陈小莲想到了沈三,可若是被婆婆知道了又是一通误会,何况她不能开这个口,否则这人情该怎么还。

陈小莲最终走向了厨房,刀割在腿上如万箭穿心,那种疼比死还难受,可陈小莲只能这么做了。

第二日,陈小莲端上了一碗热乎乎的肉汤,婆婆见着这肉汤两眼发亮,可她没舍得吃,分出一碗递给陈小莲:“小莲,这些日子你最辛苦,拿回屋里去吃吧。”

陈小莲推辞,可哪里拗得过倔强的婆婆,陈小莲只好端着碗回了自己屋。

这一碗汤带肉,陈小莲自然是没吃,而是寻思着中午给婆婆就着汤下一碗面条吃。

这一想,又想起昨个托人卖的绣品赚得二十个铜板,寻思着送给婆婆叫她安心。

走到婆婆的房间,只听里面有些笑声,婆婆说:“快吃肉吧,你不是想吃肉了吗?”

不怎么清醒的公公也应答着:‘’是挺香的,这口感就是好。”

婆婆继续道:“一会吃完,你继续躺下吧......”

说完,老头又嘿嘿几声。

小莲没有多想,敲了敲门,好半天婆婆才应了一声:“进来吧。”

小莲看到婆婆擦了擦嘴,神色哪里又有笑模样,而公公则半倚着床,喝着碗里的汤。眼尖的小莲看到那碗里的肉未动分毫,不禁纳闷,可她心思单纯,哪里又会想那么多。

将二十个铜板送给婆婆后,小莲又一瘸一拐地回了自己屋。

过了两日,家里的柴火又没了,小莲只好背着筐去捡柴。

路上,遇见了沈三,这沈三家是村中的大户,妻子病逝之后再未续娶,而他几次对小莲表达爱意,都被小莲以亡夫守孝期未满给回绝了。

而这次沈三对她说:“我父亲说要为我续弦,小莲你的意思是?”

小莲看也未看他,手握着背篓的边缘,假装狠心道:“沈公子,你是要考取功名的人,小莲配不上你,你还是听从父命,娶一位真心实意的女子吧。”

沈三的眸色逐渐暗淡,化不开的痛处堵在了胸口,可他还是笑着说:“小莲,我尊重你的意思,我们今后就做好朋友,可你千万别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了,毕竟这大旱之年人人都要活命,就是你公婆也需要吃饱饭呀!”

陈小莲摇摇头:“沈公子,我不想公婆担心,所以,你以后别往我家送东西了,我家暂时还能解决温饱。”

说完,就一溜烟上了后山。

入了初冬,后山便是一派萧条的景象,小莲边走边捡柴,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山顶。

坐在山顶的一块石头上,小莲啃起了冰凉的馒头,往下望着村庄的人间烟火,忆起了从前。

从前他的丈夫李咸恩在的时候,日子虽然不算太和睦,可一家人平安喜乐,自从丈夫走后,生活的重担便都朝着她一个人的肩膀往下压。

这生活的重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这时候,背后响起了一阵咳嗽声,陈小莲回头,见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翁,浓密的长胡子拖到了胸口,身上发出一阵阵的臭味。

小莲见那瘦成皮包骨的老翁看着自己手里的馒头,直接递给他:“老爷爷,你吃吧,我不饿。”

那老翁接过馒头,问道:“你真不饿?”

小莲摸摸肚子道:“不饿。”

那老翁吃了几口直接将馒头给扔了:“这都馊了,你还吃。”

小莲赶紧捡起来道:“我也只有这一块馊馒头了,老爷爷你若是想吃饭,待会上我家,我给你煮点稀饭。”

那老翁笑着摇头:“你家大鱼大肉的饭,我吃不惯呀。”

小莲也跟着笑:“老爷爷,这大旱之年哪里有大鱼大肉了,我公婆天天吃咽糠菜。”

那老翁直接坐在了地上,叹口气,嘴里嘟囔着:“天天吃咽糠菜,怎么不见瘦呢?你这个小姑娘傻到割了自己的肉吗?”

陈小莲立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,挠挠头道:“实在没办法。只是,老爷爷你怎么知道?”

那老翁伸手掐指算命似的:“事事劳碌白忙活,他人嫁衣你缝线。”

这老翁见陈小莲一头雾水,变得直接起来:“你过着穷日子,你那公婆却富得流油。”

听到富得流油几个字,陈小莲笑弯了腰。

这老翁看她如此,恨铁不成钢似的:“你就没发现你公婆是假装心疼你?”

想到这,陈小莲不说话了,婆婆总说小莲不容易小莲不容易的,可看到自己干活,向来是一手不伸,有时候她去公婆屋内,时常能听见笑声,可她进去又死气沉沉了,还有公婆的病,她特意找过城里的大夫,都说他俩没啥大病,可他们总要抓那些贵的药,再说这几天她一瘸一拐地走路,公婆是看在眼里的,可是为什么连一句关心也没有呢?

还有就是,每次她要去悬崖那处找丈夫的尸体,公婆都以各种心疼儿媳的理由阻止,到底又是为什么?

老翁见小莲的神色不断变换继续道:“小姑娘,江湖路数你是一点不懂,我今个就破例,告诉你,你丈夫根本没死,你公婆也知道他没死”

陈小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要知道她的丈夫三年前就去世了,甚至这个村子的所有人都以为她的丈夫李咸恩去世了。

公婆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死,为何不告诉自己呢?

老翁道:“我带你去看看?”

陈小莲毫不怀疑自己遇上了神仙,因为下一秒,她就来到了一个大户人家,这处府邸高大阔气,府内丫鬟婆子无数,而她的丈夫李咸恩正在给一位弹琴的姑娘擦汗。

老翁做了隐身术,所以这府上的所有人都看不见二人。

而陈小莲就站在丈夫身边,伸手去触碰他的脸。

三年了,李咸恩除了胖一点白一点几乎没什么变化,而站在他身边的小姐,下人都称她郡主。

原来,这李咸恩天生是一块读书的料,本就看不上陈小莲,便和父母商量造出个假死,自己到京城考取功名,这期间在街上与郡主相遇,可他只称自己是孤儿,无父无母也无妻,所以一边顺理成章和郡主成亲,一边偷偷地接济父母。

而这些都不能叫发妻陈小莲知道,否则怎么利用善良的她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呢?

再说割肉,这对老夫妻不过是想看看自己的儿媳到底孝顺成啥样了。

陈小莲回到家中已是傍晚,公婆脸上有一瞬间的不高兴,可很快婆婆就上前拉住小莲说道:“小莲,怎么回来这么晚?吃过了吗?”

陈小莲失魂落魄一般,没了好脸色,道:“婆婆,我回屋了。”

李氏瞅了一眼丈夫,哭道:“人老了,不中用了,托年轻人的后腿喽。”

公公李玉国恨恨道:“我就说,你我两个老的,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陈小莲当没听见,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出了家门。

再回来的时候,身后跟着沈三,还有同村的几个人。

这沈三笑得合不拢嘴:“大爷大娘,我和小莲要成亲了。”

李氏以为自己听错了,对沈三道:“你不要开玩笑,我们家小莲心里只有咸恩,再说守孝期还未满。”

陈小莲冷冷道:“娘,是我决定的,沈三这么好的条件,我不能再错过了,对了,到时候通知您儿子和郡主回来喝喜酒。”

站在现场的这些人面面相觑,陈小莲公婆有些尴尬道:“你说什么呢?可别拿咸恩开玩笑。”

沈三也说:“小莲,咸恩已经去了啊。”

陈小莲看了眼沈三笑道:“是吗?”

说完,走进了公婆的屋子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大笸箩,众人一看那是应有尽有,都禁不住看向面黄肌瘦的陈小莲。

一时,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。

陈小莲放下大笸箩,揭开了大腿,众人看到她腿上结了一大片痂,她说道:“不怕大伙笑话,我陈小莲听说公婆想吃肉,但是我没钱买,所以挥刀自残,我不可惜我这二两肉,我可惜的是我这片心,如今,大伙也知道了,我公婆有钱吃肉,不用担心挨饿的问题了,所以,我今天请大家来做个证,陈小莲与李家恩断义绝,从此不是李家人。至于李咸恩身处何方,人在哪里,时间会证明这一切。”

那俩老人脸红脖子粗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再说,这沈三,娶了陈小莲上门后更加专心读书,后来这沈三考上了状元,一家人搬进了京城。

而那李咸恩自从把爹妈接近京城后,婆媳矛盾极为严重,郡主克扣银子,这对老人终于真正地吃上了咽糠菜,再说这李先恩的过去种种被人搬上朝堂弹劾,人家给他扣了个不贤不孝不亲的畜生帽子,走到哪里都弯腰低头,哪里又有倜傥风流的样子了?

后来李咸恩求到陈小莲的府上,让她出面和众人解释,这陈小莲说:“我认得的李咸恩,几年前已经亡故,我不认得您,您又何必自找一脸难堪?”

至此,李咸恩抑郁成疾,一病不起了。

笔者说:

陈小莲孝顺至极,可没有得到公婆的一点同情,相反他们以嘴馋为 借口,戏弄儿媳,将这么好的儿媳耍的团团转。

而他们的儿子李咸恩更是个忘恩负义的懦夫,什么都想要,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。

由此可见,人生这盘大棋,该以善良下之,否则全盘皆输。

#头条故事挑战赛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