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生活随笔!

生活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人文学科 > 文学 > 短篇小说

短篇小说

一只猫的想法

发布时间:2022-06-20短篇小说 长安月下
摘要:她一直认为爱是一种虚假的短暂的自己绝对不会拥有的东西。除了对他。一、  她一直以为爱是一种虚假的短暂的自己绝对不会拥有的东西。  自从那只公猫甩尾巴头也不回地离开,留下母亲和四只小家伙开始,她就讨厌爱。  她坐在不远处,冷冷看着四位亲

摘要:她一直认为爱是一种虚假的短暂的自己绝对不会拥有的东西。除了对他。

一、
   她一直以为爱是一种虚假的短暂的自己绝对不会拥有的东西。
   自从那只公猫甩尾巴头也不回地离开,留下母亲和四只小家伙开始,她就讨厌爱。
   她坐在不远处,冷冷看着四位亲人在瓢泼大雨中冻饿而死,同时痛恨自己的生命力。
   不想却被路过的他看到。他走过来,蹲下身,看着还是小奶喵的她,本来是雪一般的毛却脏得发灰,只有那双发亮的眸子里倔强波光一荡一漾,直直投进他心里。
   “……小家伙。”他伸出手带她回家。
   无所谓了。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奇怪的没带伞的人类。
  
   二、
   来到那人居所已经一周,看得出来他并不懂得照顾一只猫。哦,她拒绝称自己为那人的宠物。
   不过有吃的就不错了。她将馒头吞掉,然后看着吃饭同样快速的他拿起风衣,过来蹲下身揉揉她的小脑袋,看着她昂着头冷冷避开了自己的动作,微笑道。
   “乖乖待在家里。午饭给你放在餐盘里了。”
   他从不思考她能不能听懂,正如她从不疑惑他去哪里。
   不过她能从人身上时常泛起的血腥味道猜出来,大概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。
   嗯……好像听到一个人类的词语叫“杀手”?
  
   三、
   今天他突然大包小包地回来,有给自己吃的,也有给她的。
   她歪着头。这愚蠢的人类发财了?
   他微笑着开了一只瓶子,倒了一杯据他说叫酒的东西,一反常态地絮絮叨叨,整间屋子里飘着他的声音。
   “小家伙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生日?”
   她不耐烦听他的唠叨,却意外好脾气地坐在了那里没动。
   他嘟囔了两个多小时,之后将她抱在怀里沉沉睡去。
   她被那身刺鼻的酒味熏得直皱眉,没忍住挠了那人一胳膊。第二天早晨起来,他看着满胳膊的红爪印愣怔。
   她扭过头,叼来药箱摔在他面前。身后那人傻傻笑了起来。
   ……啧,蠢人类。
  
   四、
   她开始不拒绝他的亲近,尽管她只是认为那是自己的施舍。
   感情这种东西?她才不会有。至于原因……只是因为她渐渐了解了他吧。
   他原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父母意外双亡,他被做为孤儿收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训练成了杀手。不孤独地活着,在他看来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。他收养她,也是想有个伴侣。
   虽然他作为杀手朝不保夕,但是没人阻止外表冰冷的人追求心里温暖。
   直到有一天,他兴冲冲地回来,抱起她转了又转,面庞上是洋溢的兴奋。他说,明天有个大单子,做完这一次,他就可以回归普通人的身份了。
   他憧憬着以后简单的幸福,她却转身拿爪子糊住他的嘴,同时压下自己内心突然而起的不安——
   蠢货!不知道想得越美好现实越残酷吗!
  
   五、
   冷风呼啸,她第一次惶恐不安地跑出门,去找他。
   浓重血腥味道弥散开来,就在离家门不远处,一人卧在地上,熟悉的气味让她全身战栗。她慢慢走过去,他紧闭着眼睛。心口已经感受不到熟悉的跳动了。
   不安找到了源头,预言变成了现实。
   她眯起眼眸仰天看着,自己同多年前一样,又成了孤单一人。只不过那天是雨,这天是雪。
   冷冷雪沫挂在睫毛上,化成了水。
   明明没有感情的。
   ……为什么心口会疼,会流泪?
   身旁一人越过她,径直向屋里走去,手中还拿着黑色通讯器。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小刀,刀上的鲜血气味很熟悉……
   “喂。敌人已经铲除,正在搜寻他所属组织的信息,嗯……呃!”
   一道雪白的影子从背后蹿到肩上,咬住那人的脖颈不松口。手中的小刀费力地刺了过去,然后倒下。
   腥甜味道灌进嘴里,疼痛从肋骨处传来,她眸如冰雪,面无表情。
   那是她和他的家,怎能允许别人亵渎?
   蠢人类,要为你搭上命了,啧。
   得,反正陪伴了那么长时间,一起走吧。
   她依旧以为爱是虚假的短暂的自己不会拥有的东西。
   除了对他。